图片描述

2019年黄金外汇市场十大热门词

时间:2020-1-7 作者:金股网

  2019年黄金外汇市场的消息面相对来说已经平静了许多,虽然,全球贸易摩擦问题和英国脱欧风波的相关“剧情”仍然从年初贯穿至年尾,但这不过是之前已经开始上演的消息面事件之进一步扩展演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2019年这一年的国际金融消息面就一潭死水,过去的这一整年,更大程度上可能只是新一轮重大事件与行情密集爆发之前的暂时蓄势

  相比之前几年全球局势波橘云诡,“黑天鹅”不断的场面,2019年国际金融市场的消息面相对来说已经平静了许多,虽然,全球贸易摩擦问题和英国脱欧风波的相关“剧情”仍然从年初贯穿至年尾,但这不过是之前已经开始上演的消息面事件之进一步扩展演绎,并非是令大家措手不及的新突发事件,而全球经济的失速放缓,以及各国央行被迫祭出宽松行动来应对的局面,也在大家的可预期范围之中。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2019年这一年的国际金融消息面就一潭死水。事实上,年内诸多事件的酝酿发酵,都在为2020年之后的进一步突破性消息做铺垫。年内黄金价格突破多年箱体阻力扶摇直上的走势,就代表了市场的预感。过去的这一整年,更大程度上可能只是新一轮重大事件与行情密集爆发之前的暂时蓄势。

  以下就是在平淡但并不平凡的2019年中,国际经济领域曝光率最高的十大关键词:

  一、贸易

  在整个2019年自始至终,国际贸易领域消息面的起起落落,一直牵动着投资者的情绪。虽然,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就职,甚至更早时他宣布参选以来,大家就已经开始对全球范围可能出现的贸易摩擦局面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但直到2019年到来之后,全球投资者才真正领教了贸易相关消息持续左右市场情绪和行情动向的威力,并进而被迫对这一领域的消息加以日日时时的密切关注。

  而2019年内,全球贸易局势走向也确实一波三折,从年初的稳步推进,到年中的风云突变,再到下半年持续不断的“好事多摩”局面,最后有惊无险,在年底迎来了在新一年中进一步走向和解的曙光,大家也正在等待着利多消息的进一步尘埃落定。然而,暂时性的和解并不代表这个热词会在2020年从投资者视线彻底淡出。随着美国大选的再度临近迫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遍布全球的谈判对手会下出一步怎样的棋,仍然值得大家密切瞩目。

  二、英国脱欧

  英国新一届议会在2019年进入倒计时之际终于批准了正式脱欧协议,这意味着自2016年6月23日脱欧公投得出“黑天鹅”式结果之后,延续了三年半之久的脱欧“待定状态”状态终于一锤定音。在此期间,英国经历了两次提前大选,出现了三位首相,英镑汇价因为“无协议脱欧”顾虑而一次次出现的过山车式行情,一直令投资者寝食难安。

  对于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而言,2019年留给她非常苦涩的回忆,保守党内部在脱欧议题上的分裂,令英国执政党所提交的议案遭遇了近百年来最高票数被否决的惨状,于是3月29日的既定脱欧日期被迫延迟。而在议会同僚一次次的逼宫行动后,梅姨终于顶不住压力宣告辞职。其继任者约翰逊在上任后则被迫采取了“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极限施压策略,强调无论有协议与否,英国都会在10月31日脱欧。最终,各方终于各让一步,以提前大选为交换筹码,约翰逊同意让脱欧最终延期到2020年1月31日。

  结果是,约翰逊领导保守党在12月12日的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选区分布结果显示,民众对“脱欧”久拖不决的反感,令约翰逊在主要工业城市大有斩获,情况一似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获得的胜利。这也为顺利脱欧最终铺平了道路。

  然而,名义上的脱欧只是万里长征中的第一步,接下来英国政府仍将面临与欧盟的艰困卓绝过渡期谈判。这也意味着在2020年1月底之后,“脱欧”一词仍不会淡出国际金融圈的热度榜。

  三、经济增速放缓

  虽然2019年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最终GDP成绩单还要过上一阵子才会出炉,但是全球经济失速的状况却已经令投资者们感到了几分凉意。从前三季度的经济表现来看,主要发达与新兴经济体的GDP增长无一例外录得自高位滑落或者持于低谷的不尽如人意表现,令投资者不免也对2020年的全球增长前景感到忧心忡忡。

  全球经济减速的原因一方面在于自2009年经济危机以来的这轮经济周期在持续十年后已经进一步了后半部,另一方面,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的局面也给各国带来了额外的“保增长”压力。虽然各国的状况并不尽相似,此前一直作为欧洲经济发动机的德国,在过去的一年里却意外录得了在G7发达经济体中“吊车尾”的后进表现,距离陷入技术性衰退只有一步之遥。虽然,美国经济增速仍然在发达经济体中处于领先位置,但是贸易影响冲击,连同“特朗普减税”政策的后劲衰退,也使其经济动能出现一定程度失速。

  专家因而预计,美国经济在2020年这一大选年仍有20-25%的概率陷入衰退,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状况则相应地会更加糟糕。在此状况下,各国央行就仍将扮演起“救火队长”的角色。

  四、货币宽松

  美联储此前在2018年不顾总统特朗普的一再强力反对坚决加息四次,险些令刚刚上任一年的新主席鲍威尔被摘去乌纱。因而,到了2019年中,美联储明显就学“乖”了许多,先是停止了加息周期,随后又在下半年出于“预防性”目的降息三次,终于暂时平息下了特朗普的怒气。

  而美联储从加息到降息仅时隔了半年时间,也反映出了在以贸易纷争为首的市场不确定性事件密布的背景下,货币政策决策层“预防为上”的保守心态。而在这轮宽松周期中,最先行动者并非是美联储,而是受贸易摩擦直接影响最大的资源出口型经济体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澳洲联储和新西兰联储在2019年5-6间就率先降息,其中新西兰方面更是出现过一次降息50个基点的“壮举”,显示了其决策层的巨大担忧程度。而欧洲央行原行长德拉基在离任之前,也同样被迫跟风强化了其负利率政策。

  考虑到当前全球经济周期仍难言已经真正见底,各国央行的宽松行动在2020年仍会延续,央行向经济环境继续注水的行动,也势必促生保值需求。于是,2019年最佳收益资产黄金,仍有望在新的一年中继续闪耀下去。

  五、黄金

  现货黄金价格在2019年最末交易日稳稳收于1500美元上方,年线涨幅创下2010年以来之最,这很大程度上要拜全球贸易局势波动和各国央行同步进入宽松周期的双料升力所赐。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状况下,贵金属资产会成为全球投资者趋之若鹜买入的目标。甚至,考虑到英国脱欧和美国政局所带来的额外风险,以俄罗斯央行为代表的许多国家货币政策管理机构也纷纷开始更加重新重视黄金“硬通货”的作用,这使得在2019年做多贵金属成了最有利可图的交易之一。

  不光是黄金本身,其他贵金属在2019年也都录得强势的表现,包括之前曾持续承压的铂系贵金属。其中钯金的价格更是一度冲上2000美元/盎司关口,将老大哥黄金远远甩在了身后。这轮贵金属牛市至今仍是方兴未艾,尤其是考虑到美国大选即将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之前景。

  六、特朗普

  自2015年中高调参选,却一度被认为只是借此增加自己的曝光率来配合商业宣传,到不可思议地真正当选,再到当选后我行我素的“推特治国”,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名字在过去五年间持续登上热词榜。而2019年排名首位的热词“贸易”,也少不了他在背后的持续推波助澜。

  在距离下一次大选仅剩不到一年之际,特朗普急于拿出更多政绩成绩单来说服选民,这也是美联储在其不断施压下被迫重启宽松的关键所在。但即使如此,特朗普本人仍在2019年底遭遇了一些可大可小的麻烦。其在与乌克兰官员的外交活动中涉嫌不当获取政治利益,并因此成为了美国有史以来第三位遭遇弹劾的在职总统。

  然而,弹劾特朗普的动议由于共和党人在国会参院拥有多数,而基本没有可能会过关。同时,以相对牵强的理由遭遇弹劾,反而令其支持率因为来自民众的“同情”而不降反升,同时,也是因为美国国内还算“差强人意”的经济表现,尤其是步步高升的美股三大指数。但这一势头能否延续到2020年大选来临前,很有可能决定特朗普的连任命运。

  七、美股

  2018年底至2019年初之交,美国股市一度陷入风声鹤唳的恐慌之中,但时隔一年,美股的表现却再度牛气冲天,原因很大程度上要拜美联储及时悬崖勒马,重新转入宽松周期向市场注入了额外流动性,从而继续吹起了牛市的泡沫。

  过去十年间美国股市累计已经上涨了近200%,牛市强度可以比肩上世纪90年代的“克林顿繁荣”,但股市涨幅持续跑赢实体经济增速的状况,也令投资者非常担心资产泡沫化的问题,同时,年内股指的持续上涨也并非一帆风顺,贸易领域消息的起伏不定曾多次引发股指恐慌性跳跌,但最终却仍能化险为夷,显示市场韧性犹存。

  然而,指标蓝筹股波音公司深陷困境的状况,以及其背后的传统制造业企业的持续危机,却成了美股万里晴空中的一朵大乌云。会否因此而在2020年引发新一轮“多米诺骨牌”式的后果,大家仍需拭目以待。

  八、制造业

  过去多年以来,推动美国经济与就业增长,并带动美股录得十年大牛市的最大功臣,当属以“FAANG”概念股为代表的新兴科技领域,但与之对应的另一面,却是传统制造业领域的风雨飘摇。航空业巨人波音的困境,就颇具代表性。

  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全球发生了两起原因离奇但状况却又高度一致的恶性空难,事故调查的矛头都指向波音737-MAX型客机的先天设计缺陷,这导致各国纷纷宣布出于安全原因无限期停飞该型号的飞机。一开始,波音公司还曾试图人工修复涉事机型的飞行控制软件缺陷,但年底之际,该公司终于宣布下线停产该机型。

  这意味着这家航空巨无霸可能面临空前的现金流与经营压力,并且其上下游企业也会遭遇池鱼之殃。但这只是全球传统制造业行业困境的一个缩影。美欧日等主要工业化经济体,在年内都录得了持续低于50荣枯线的制造业PMI指数,而全球传统能源汽车销售业绩的滑坡,更是令德国这一欧洲经济的主引擎面临熄火。

  这也令美国2020年大选充满了额外的悬念。2016年,特朗普靠着“铁锈地带”制造业工人的支持逆袭当选,但是制造业行业的江河日下却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新经济和旧经济,服务业与制造业之间出现的撕裂性落差,仍会在2020年继续困扰各个主要发达经济体。

  九、中东局势

  在2018年美国对伊朗原油实施禁运令之后,两国之间公开化的矛盾也成了2019年全年中东地缘局势的主线,并在年底之际进一步升温。而除此之外,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和伊拉克四国的局势,在2019年依旧纷乱,美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外部大国在这一区域的合纵连横博弈,也令局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这也令国际原油市场陷入持续动荡模式。往往,在伊拉克与利比亚等国局势恶化之时,供油状况就会受到冲击导致全球油价应声上涨,而局势一旦缓和油价就又会快速回落。9月份,当沙特石油设施遭到也门武装袭击后,油价就一度快速跳涨20%。

  这意味着中东旷日持久的地缘动荡局势,仍会在2020年影响到全球能源供给的顺畅性。一旦油价过快上涨带动通胀上升,各国央行就会在是否需要继续实施宽松政策这一问题上陷入两难困境。

  十、猪

  最后一个关键字留给2019年的生肖“值日生”——可爱又可口的猪猪。与12年前的那个猪年类似的状况年内再度上演:由于非洲猪瘟疫情肆虐,生猪存栏锐减,导致年底之际,中国的猪肉价格相比一年前翻了一番,也直接带动CPI同比升幅进入“3时代”。

  猪瘟疫情同时还扩散之周边的越南等国,并因为来自中国的进口补充需求猛增,带动了全球范围内肉价一并上涨。这是继石油之后,全球通胀前景在2020年面临的又一不确定性因素。而食品价格上涨和工业品出厂价格(PPI)走势分化的“剪刀差”,也会令货币政策调控过程需要变得更加精细谨慎。

  专家预计,国内高企的猪价有望在2020年下半年之后,随着能繁母猪种群的重新建立而趋于回落,但在这之前,猪肉价格仍会在数个月的时间内继续高企,尤其是叠加上了春节的需求。这也成为继2008年的玉米危机和2012年美国大豆因旱欠收后,又一个令全世界“民以食为天”大计遭受考验的事件。

  • 特别声明:本文由 金股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金市有风险,交易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