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描述

用反人性的思路来炒股

时间:2019-9-29 作者:金股网

毛主席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炒股的本质也是不同股民之间的相互博弈,零和博弈让我们知道赚钱的人都是赚的输家的钱。所以说研究股票,不如研究人性。

巴菲特显然是此间的高手。最经典的莫过于当“中石油”A股上市前期,国内各路媒体集体为其唱赞歌,超级散户杨百万也加入了此行列。但冷静的巴菲特却大举减持“中石油”(HK),虽然“中石油”短期内仍保持强势上涨,但其后的走势,全天下有目共睹。“中石油”(HK)从最高的20港元直落到最低4港元多,至今仍在10港元以下徘徊。

回头看2006年行情,当股指突破3000点后,笔者感觉风险加大,当时《上海证券报》对大盘的评价是“最后一个跳板”。当股指运行至3600点一线后,开始剧烈振荡,面对丰厚的获利,笔者毫不犹豫地全部清仓,将大部分资金转入了实业。但其后股市的强势远超人们的想象,在一些入市较早,实现利润变现的私募出局后,以基金为主的多头开始了又一轮疯狂,4000点、5000点,股指顽强地将红旗插在了6000点的高地。在3600~6000点的空间里,笔者基本放弃了中长线操作,仅仅投机性地用少量的资金短线炒作,提心吊胆地赚了些手续费。那段时间,面对疯狂,笔者几乎全部否定了自己。但后来看见身边谈论股票的人越来越多,银行的柜台前认购基金的队伍越来越长,笔者却冷静了下来,笔者似乎想起了丁蟹那句话“所有人脸都是黑的”。夜晚,笔者再次打开上证的K线图,在笔者的趋势线内,股指已破上轨而出,高高而持。而如果按照巴菲特的市值与GDP比值衡量市场估值来看,近百分之百的比值显然严重被高估了,而市盈率更是夸张的近70倍,就算A股市场对高倍市盈率有天生的免疫,但历史数据表明,70倍的市盈率已经是股市泡沫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此时,股市已严重背离基本面,把经济基础和现实甚至预期都踩在了脚下。

笔者不敢想象那必然下跌的巨大惯性会造成怎样的冲击波。笔者曾在博文里将1800点当做这个震动的最低点,或者说是跌不下去的铁底。事实证明,在2008年10月28日,历史让在6124点上疯狂买入股票者又回到了1664点的价位,很多股票也正如姜玉恒那首歌唱的一样“终点又回到起点,到现在才发现”。

反心理是有代价的,其面临的最大对手就是顺势而为,逆潮流而为有时代价也很惨痛。想想曾经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一世英明皆因在“327”国债上的逆势而为毁于一旦,当他不顾价值,不承认事实,妄想以一己之力抗拒整个趋势时,悲剧其实早已注定。其行为直接导致了几十亿元的资金灰飞烟灭,也致使“万国”变成了“申银万国”,管理层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形式为市场活动作仲裁,也为我国证券史留下了灰色的一笔。所以反心理不是一种操作技术,更不是无知无畏,而应该是建立在一种大智慧大勇气下的沉淀。反心理的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必须尊重价值。那么如何在反心理操作和顺势而为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呢?笔者的衡量标准是:把自己设定成一个股市普通因子,在相同的条件下,在相同的时间里,在这股市里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呢?虽然这中间往往有过早离席而可能失去最后盛宴的遗憾,但比起与熊市苦夜无日的相伴也简直幸福如天堂。

如何准确地把握反心理操作的点及顺势而为到何处并没有理论可循,有人讲过在证券公司门口看车的老太太炒股是以停在证券公司门口的自行车数量来定股票的买卖,多了卖,少了买;卖盒饭的是以价高的好卖还是便宜的好卖来作取舍,想想这也算一种道理吧!但作为一般股民如果真想将水平提高,关键还是要先实践,后总结,再沉淀,直到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方法。在这件事上无师可循。

反心理的人有段时间是孤独的,甚至被人嘲讽。人们只想到了巴菲特在“中石油”上少赚了几十亿元,但他们没有去想,比巴菲特多卖了几元钱的人怎么就没有成为世界首富呢?巴菲特是不想享受登顶时的风光,还是因为不想同时保留那份风险?

这个社会掌控者权利和财富的永远是小部分人,而大众心理往往就变成了美味的韭菜。

  • 特别声明:本文由 金股网 整理发布,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股市金市有风险,交易需谨慎!